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檀月《破軍之戀》的風靜海




  四年前寫的東西了,偶爾還是要備份一下。

  以下純為黑暗且不可信的個人看法,絕對可砍可殺~(伸頭XD

  大家說得都沒錯,十三王爺風靜海確實是個重視國家多於紫瓏的惡人,不過基本上,我還是欣賞風靜海的

  為什麼呢?首先,不諱言,自然是他的個人風采。若是喜愛俊雅秀逸卻不流於浮淺自賞、聰明深沉卻不流於險刻乖僻的男子,風靜海論才智、論風采,無疑是一等一的。這或許也是很多人喜愛他的原因。

  不過我更欣賞的倒不是他對紫瓏所謂的「深情」(此君絕非好情人哪),我欣賞的,不巧正是他為國可以犧牲一切的狠毒(爆),以及非常可惜的,還是不夠狠毒~(毆飛)

  我甚至覺得,如果風靜海沒有在紫瓏背後砍那一刀,這本書可能不會如此令人難忘。

  他如果不是因為「為你好」這種爛藉口而故意殺不死紫瓏,而是真的打算殺下去,就這麼一了百了,我雖然會目瞪口呆,但多少還是會有一點佩服他。(居然真的下得了手?!果然是狠角色啊……)而他終究沒辦法成為銀英傳的奧貝斯坦,可以說是好事,也可以說是壞事
 

我猜,風靜海能夠下得了手的原因就是:他雖愛紫瓏,但對她仍有微妙的防心。(真是一句說了等於沒說的話XD)他將破軍星培育成將才,本就沒打算馴養她,甚至是刻意在磨鍊她,只要她能為他所用,他很樂意看到她光芒四射的一面。但隨著她的成長,相對的,他也就越來越沒辦法輕易化解她滴水穿石的無形侵略了:


  風靜海看見她臉上的神情,彷彿找到了一生心之所繫之物,他不覺心中一動。


銀鳶盔和此刻他穿在戰袍下的青衣軟甲,乃是他赴戰場時的貼身之物,行軍時,就連睡覺也不離身,幾乎已與他周身合而為一。

此時看見她對自己的銀盔如此愛不釋手,他心中湧起一股矛盾的情感:彷彿素來深藏的心情暴露在這小女孩眼前,這使得性格深沉的他心生排斥,卻又因她的喜愛,而自內心汩出了一種知己般的親暱感。

──《破軍之戀》第二章




  他知她一著迷起來是什麼樣子──全心貫注、不顧一切也要掙到手。當年她為了從他手中取走銀鳶盔,詭計百出,對物尚且如此,何況是對人……


  「我十八歲初上戰場時,你將貼身軟甲贈與我,我連續三年打勝仗,你終於肯將銀鳶盔給我,而我若能打下一半的天下,你要給我什麼當作獎賞呢?」


──《破軍之戀》第四章


  生長在帝王之家,長期面對小皇帝近臣蓄意掣肘、王室不肖子孫言行無狀的風靜海,想必一定是一個防心很重的人,不能也不願意讓人輕易洞悉自己的想法。紫瓏卻一步一步接近了他深藏不為人知的那一面,先是偷走他的盔,繼而取走他的甲,最後終於也展開行動,想要奪走他的心,要他丟盔棄甲之餘,更能傾心投誠。

  但即使相處多年,生性深沉的風靜海,卻怎麼可能就這樣全心全意信任一個人?皇族貴冑,誰不是與他相處多年?除了小皇帝,誰又取得了他的信任?即使是自己養大的女孩,有時也未必清楚她心裡在想什麼。何況這是一個從來沒把自己當成義父看的倔強女孩,也早已逐漸蛻變成與他旗鼓相當的豪氣將軍。

  《破軍之戀》講的不但是軍事,本身更是一場愛情的戰爭,有攻、有守、有侵略、有猜忌,除了光明面更有黑暗面,就看誰先投降在誰懷裡。

  風靜海一開始並沒有察覺到自己對紫瓏的感情已然變質,因此在她的步步進逼逐漸明朗化時,其實多少採取了虛與委蛇、有求必應的策略,對於紫瓏的心意不置可否,只求天下能夠先打下來。之後風靜海雖然初步感受到了被愛的感覺是如此美好,但習慣主導一切的他不見得能接受被征服,更不願犧牲自己的原則。一如野馬脫韁的紫瓏,在長大之後,卻超出了他的控制,甚至接近了他所能容忍的界線。而風靜海的信任,是有界線的。一旦逾越了這條界線,他心中的警戒就會油然而生:


  他望著籠中的猛禽,上翹的冠羽,微昂的首,那神情姿態,像極了身邊的人兒──


  不知為何,此時他心中浮起一絲無來由的警戒感。


  她則是凝視著籠中老鷹,嘆道:「猛禽卻被關在籠子裡,太可惜了。」


──《破軍之戀》第四章

  幾近超人的風靜海,在遇見紫瓏之前,他唯一的弱點,只有小皇帝(他對自己的身體狀況應該早已經看開了),於是他試圖打造紫瓏、提拔藍子玠與杜無忌去克服這個弱點,以便時候到了放心撒手離去。這原先也應該是很完美的計畫,只是人算不如天算,紫瓏不但不能協助他克服這個弱點,反而成為他的心腹之患:


  她水眸微睨,嗤笑道:「可笑!難道這片天空、吹過的風也屬西陵皇宮所有嗎?王族子弟要獵鳥,為何不自己勤練箭法,非得要鷹去抓?有哪隻鷹甘心讓人使喚了?」


  說至此,突覺手上猛地一緊,衹見他緊抓著她的手,臉色不善。


  「你怎麼了?」她忽略手上疼痛,望著他陰霾的神色,不解的問道。


  「沒什麼。」他毫無表情的回答,冷冷的放開了她。


──《破軍之戀》第四章




  「如果你要天下,我可以打下來給你。」低盈的女聲清楚傳入他耳中,倨傲中含著深情。

他聽了猛然一震,手凝滯在半空中,卻沒有轉過身來。

她收回視線,清湛的眼凝視著他修長俊逸的背影,朱唇輕吐:

「別說是烏日、月宛這等邊疆小國,你若要整個天下,我可以打下來送到你手上。」

他終於慢慢回過身來,僵硬的說道:「你不是為了我打天下,而是為了皇上。」

他素來精明果決,應答如流,但此時她隱含深意的一句話,卻令他手足無措,窒礙難答。

「你錯了。」她截斷他的話,語氣堅決:「我做事從不為別人,衹為自己。然而,披掛上陣,除了天性好戰之外,卻也是為了一個人。」

她停頓了下,湛然眸子深凝著他。「不是為了小皇帝,也不是為了西陵國,更不是為了那群威風卻不中用的王族,而是為了──」

「住口!」他怒喝的阻斷了她欲訴出的話語,沉聲說道:「你身為武將,就應至死忠於皇上,怎可心存他想!」

──《破軍之戀》第四章



  劍眉蹙攏,風靜海緩緩說道:「這就是臣所擔心的。紫瓏生性不馴,如脫韁野馬,如果放任她去紫雲關,恐怕……」

少年君主一臉詫異的說道:「她是皇叔一手養大的,難道皇叔連她也信不過?」

「臣所相信的,衹有皇上一人而已。」依舊淡漠的語氣,聽不出任何內心情感。

──《破軍之戀》第五章



  風靜海或許信得過紫瓏的才華,但卻信不過兩人會有一樣的目標,更信不過自己或其他人可以綁得住紫瓏,戒心逐漸累積的結果,便使殺意水到渠成。因此「使一個驕傲自大的人,在最短的時間內收斂他的脾氣」這種動手的理由,其實我是不太相信的,我比較相信的是,風靜海那一刀應該預謀很久了,比較像是最壞的打算。紫瓏那句要殺小皇帝的氣話,對風靜海來說雖然是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但也是硬生生被他逼出來的。(陰謀論:說不定還是故意誘導她說出來的,然後「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如果他們溝通得小心一點,會逼得出這句話嗎?只是事到臨頭,他還是沒辦法取她性命而已。接著情況開始轉變,風靜海才知道他的弱點不只有小皇帝,還有紫瓏。

  當然,其實應該有更多方法可以化解不死不休的局面吧,只是風靜海這種把愛情當成戰爭在經營的心態,一切以國家利益為優先,「寧可錯殺、不可錯放」,不死人恐怕也很難……(思)

  糟糕,越寫越覺得風靜海實在是個大惡人。(笑)但還是覺得,他人就是這個樣子,雖深情卻也無情,雖忠誠卻也背叛,一心為國卻又難免自私,明明想斬草除根卻又下不了手,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爆)

  又,突然有個奇怪的想法,如果《破軍之戀》真把紫瓏寫死,女主角換人,遇上確實殺害了紫瓏的風靜海,風靜海說不定會再把新任女主角殺掉~(變成詭異的驚悚片了)

啊,我在講什麼呢?我還是不要再繼續講下去好了……(迅速逃逸)

標籤: ,

歡迎留言

1.本站以租書業討論為主,並非店面,找書請直接洽詢您附近的店家。
2.討論時請對事不對人,避免情緒攻訐,如遇廣告、洗版等將會刪除。
3.留言可使用a、i、b等html標籤,因平常忙碌,若回覆較慢請見諒。

0 意見:


© 2008-2012 租書店防禦工事 創用 CC 授權條款
Designed by SimplexDesign |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