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五味康祐《祕劍‧柳生連也齋》之〈喪神〉






  五味康祐寫〈喪神〉據說是為寫一個男人的自殺,但讀者如我所理會的卻是截然不同的意味。或許,是對「自殺」定義不同。若言作者已死,且容我任性誤讀一回。(笑)

  我不以為幻雲齋有死意,也不覺得導讀者李長聲所說「究竟是幻雲齋要殺死哲郎太,還是打算讓他如願復仇,殺死自己」這兩種可能性其中有哪一種較能讓我信服。我比較相信的是,幻雲齋有「以身試劍」之意,而且兩人最後交手當是幻雲齋先出手。他應當知道動手必涉生死之理,但並未蓄意求死,哲郎太也非有心反擊,而是憑藉本能下意識回擊。幻雲齋輸了,就是那麼一回事。他輸給哲郎太,輸給自己。

  〈喪神〉的主題不是仇殺。故事裡確實有幾段高潔的情誼,如稻葉四郎利之對比村的知恩必報、母親縫的不忘故主與夫仇、養父治郎左衛門與未婚妻繭羅對哲郎太的相挺扶持、哲郎太明知不敵幻雲齋仍為復仇奮戰,凡此種種均屬人性光明一面。但對人稱妖劍的幻雲齋而言,更有一種事物出乎諸般世理人情之上:那是劍道。

  反常即為妖,然而,「無意識下操使夢想之劍」於幻雲齋,或許才算平常。

  夢想劍不只是殺人之法,更是幻雲齋的處世之道。



  究竟,幻雲齋所創設的「夢想劍」,是什麼樣的劍術呢?

  先看幻雲齋怎麼說:


  想修練夢想劍,得先捨棄一般世俗的修行觀念。以往的劍法,無法靠個人思維窮究劍法的奧義。首要之務,是回歸人類本性。換言之,用餐時希望享用美味,心頭不快便會眉頭緊蹙,甚至時有淫亂之舉,諸如此類,得順著本能走,不得加以扭曲。世上無所謂邪念。若真要說有,唯壓抑、犧牲之舉屬之。無法得到對方的愛,則不妨恨之;若飢腸轆轆,縱使殺人以求自我溫飽,亦未嘗不可。唯一該謹守者,便是自我本能。在原本真正的欲求狀態下,擁有自我的欲望。他還說道:世上劍客皆藐視怯懦,動輒談論膽識之高低,實乃愚昧之至。怯懦正是超脫人們自作聰明之舉的本來面目,怯懦源自護身的本能。因此,你要讓自己徹底怯懦。唯我始終本持著怯懦,才是真正劍術的修行與領悟。

  幻雲齋更提到,他之所以能達到今日的心境,全賴謹守怯懦之心:我原本比常人更為怯懦,昔日我還心志不堅時,也同世人一樣,深以自身的怯懦為恥。然而,某日我目睹某人因砂石飛向眼睛而不自主閉上雙目,登時恍然大悟。這才是正大光明之術。面對迎面而來的飛石,如有餘暇,理應閃躲。若閃避不及,就該閉上雙目──在這閃避不及的瞬間,我看出了劍法的極致。從那之後,我領悟了許多類似的本能防禦,連想要保護自己的意念也沒有,那是在間不容髮之際蘊生的氣勢。因此,我常留心讓自己處在「發在意先」的境界。與世上那些艱苦的劍法修行相較,何者難度為高,我不想斷言。如同沉睡之人,伸手驅走停在臉上的飛蠅而不自知,我便是領悟此等護身之極致,創立夢想流。

  是的,「如同沉睡之人,伸手驅走停在臉上的飛蠅而不自知」。幻雲齋操使夢想之劍,往往是無意識的。「其實,我只記得前些日子歷經兩、三場比試,但對擊敗對手一事,完全不復記憶。在下向來如此,就連如何回到客棧也無半點印象。直到夜半清醒,整個人回過神來,不經意檢視刀身,發現上頭沾有新的血漬,在下才知道自己已手刃他人。

  既然常不知道自己已手刃他人,那麼又是在什麼樣的狀態下,幻雲齋會向一個人出手?

  看比村與幻雲齋之戰,就可知道以有心算無心必嘗敗績。幻雲齋的持刀法「宛如渾然不知架勢為何」、「渾身破綻」、「宛如毫無試探對手虛實之意。與其說是沉穩平靜,不如說是陷入深思,為異物所附身,這番樣貌更令觀者為之傾倒」。比村於是存了貪功冒進之心,幻雲齋的不知不覺,更讓他認為「砍向對手,就像砍向木偶般容易」,但就在那一瞬間,他真正看出幻雲齋的劍時,卻還是因習慣驅使,受不了誘惑而動手,終至血濺五步。夢想劍的「發在意先」,勝過了比村的「意在發先」。

  再來看初戰敗給幻雲齋,後從幻雲齋修習劍術的哲郎太,更深入觀察到了什麼:

  不論是最初哲郎太心存敵視與戒心的時候,或者是現在,幻雲齋的態度始終未改,彷彿刻意呈現出有別於愛憎之情的另一種心境。即使像「你不會揮刀朝我砍來吧?」這類的玩笑話,也絕不會從他口中說出。下雨時,他會靠著桌子,狀似沉睡;若是放晴,便和哲郎太一同到山谷下找尋糧食。身為武者,他渾身滿是可乘之機,一如從前。

  然而,這是他對敵人的引誘──一種可怕的惡魔誘惑,哲郎太曾付出右耳作為代價,所以深諳此事。之所以稱惡魔,是因為幻雲齋本身對此毫無意識。幻雲齋的行徑看在高手眼中,無疑是充滿誘惑的挑逗,因為只要看準對方破綻,便可攻其不備。不過,幻雲齋並沒有這個意思。只要對方不帶殺氣,幻雲齋絕不會主動出手。換言之,倘若沒有感受到任何殺氣,他與木偶無異。


  至此應該會有人聯想到金庸的「獨孤九劍」或是恆山派的「綿裡藏針」訣,但我以為仍有細微的不同。獨孤九劍講求有進無退、後發制人,初招似破綻而非破綻,不過為引出對手破綻,但較似以有心算有心,而非「發在意先」。「綿裡藏針」訣倒是比較接近:「這『綿裡藏針』訣,便如是暗藏鋼針的一團棉絮。旁人倘若不加觸犯,棉絮輕柔溫軟,於人無忤,但若以手力捏,棉絮中所藏鋼針便刺入手掌;刺入的深淺,並非決於鋼針,而決於手掌上使力的大小。使力小則受傷輕,使力大則受傷重。」然宗旨顯有不同。「綿裡藏針」訣「本源便出於佛家因果報應、業緣自作、善惡由心之意」,夢想劍有因果氣息,與善惡愛憎諸般念頭卻似又無涉。

  略微接近者反倒是《九陰真經》的「易筋鍛骨篇」中的這段話:「人徒知枯坐息思為進德之功,殊不知上達之士,圓通定慧,體用雙修,即動而靜,雖攖而寧。」夢想劍這種仰賴直覺本能的反射動作,確是比較適合從動中學習,而非存想。

  但若不提金庸,
我卻會想到《地海巫師》的歐吉安。




  每逢下雨,歐吉安連每個天候師都曉得的挪移暴雨術也不說。像弓忒島或英拉德島這種術士雲集的島嶼,常可能看到烏雲緩緩從這邊跌到那邊從這處滾到那處,因為法術會不斷把烏雲排擠到另一處,直到海面上方兩可以放心落下的地方為止。可是,歐吉安卻任憑大雨愛落哪兒就落哪兒,他只會找棵豐茂的樅樹,躺在樹下而已。格得蹲在滴雨的樹叢間,濕淋淋地生著悶氣,他想不通要是過度明智而不知使用,那麼空有力量,又有何用?他倒寧願早跟隨谷區那個老天候師,當他徒弟,至少還可以乾著身子睡覺。格得一語不發,沒把內心的想法講出來。他的師傅微微笑著,後來就在雨中睡著了。

  這樣的歐吉安,與幻雲齋氣味不同,卻正有微妙相似處。


                                                                              
  哲郎太能習得夢想劍,除了幻雲齋的潛移默化,也許正是因為他坦然面對了自己的怯懦。

  為父報仇,力不如人,求死不得,反相從於幻雲齋門下,任憑敵人處置。遇此情境,有人深感輕侮而難脫困辱迷思,有人一心求死以保無用尊嚴,但這樣真能成就什麼呢?唯有接受事實。「生死全交在對方手上,內心也隨之坦蕩,力量因此蘊育而生。」遠離想像的世俗規矩,自然而然地與人親近,仇恨心消失了,逞強的所謂膽識化為護衛己身的怯懦,不知不覺就湧現了新的力量。

  哲郎太昂首傲立之際,不曾真正掌握什麼;放手低頭之後,卻是一片青空。

  當他「不為戰勝幻雲齋,只是基於對武術的無窮好奇」而學夢想劍,才真正學會了夢想劍。

  幻雲齋看出了他的進境。



  我從不認為最後一戰中,幻雲齋對哲郎太動手,有試劍以外的其他意圖。

  幻雲齋要殺哲郎太,早在他找上門來挑戰時就可以動手,幻雲齋也曾殺過五人以上、為武術修行而來的挑戰者。但不過一念之間,他非但饒他一命,還容他待機索戰:


  「你因學藝未精,所以落敗。何不讓自己的技藝更為精進後,再重新與我對陣?今日饒你一命,不必感恩。不妨暫居此處,看何時有機可乘,便向我索戰。屆時,我未必會再饒你一命。也有可能是我率先出手。不過,今日是你輸了。既然敗在我手下,就要乾脆聽命於我。」

  這段話處處暗藏機鋒。首先是「饒你一命,不用感恩」,顯示幻雲齋非因人情義理而饒哲郎太不死,甚至可能是因為對方為復仇而非修行,若留其身必會全力以赴而饒他一命,而且若資質有一定水準,哲郎太的處境確有可能使其心境知怯自強,轉為習劍助力。當然幻雲齋未必真會想這麼多,應該只是一念之間罷了。其次,「我未必會再饒你一命」自是對決話語,「也有可能是我率先出手」更是伏筆。

  幻雲齋留哲郎太一命,依我之見,是為覓機培養一個跟他一樣的對手。

  關白秀次之師,連三度擊敗柳生宗嚴的上泉伊勢守弟子疋田文五郎景忠也不肯與他比劍,人稱妖劍、狂劍的幻雲齋難覓對手可想而知。他擊敗過這麼多人,卻從來沒有擊敗過自己。究竟自己的劍術還有什麼弱點?究竟自己的極限在哪裡?幻雲齋應當是最想知道的。

  而自己,是否又能勝過那個以直覺本能為依歸,在無意識下操使夢想之劍的自己?

  夢想劍這門劍術應是領悟後便入門了,長期漸進的修行不見得會拉開兩人實力的距離。在目睹哲郎太無聲無息殺掉大阪夏之陣的敗軍後,幻雲齋認可哲郎太的出師,同樣是認可了他可與自己一戰的實力。

  「也有可能是我率先出手」,所以幻雲齋出手了。

  他被擊敗。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幻雲齋何至敗北?我不知道。或許便是以有心算無心吧。主動攖其鋒芒,心念一動,意識一清,自無從勝其直覺本能。

  張揚了自己的強,如何護自己的弱?

  一生懸命,當如夢幻泡影。



  不知不覺就寫了許多,〈喪神〉只是個短篇啊。
                                                                               
  不過確實不愧是芥川賞名作。成文時間當在1952年,那時梁羽生的《龍虎鬥京華》成名伊始,金庸、古龍、溫瑞安等後來者尚未到齊,但〈喪神〉與這數人成名作相較,早就是大巧若拙的絕品,毫無遜色之感。
                                                                               
  誠心推薦之。


標籤: , ,

歡迎留言

1.本站以租書業討論為主,並非店面,找書請直接洽詢您附近的店家。
2.討論時請對事不對人,避免情緒攻訐,如遇廣告、洗版等將會刪除。
3.留言可使用a、i、b等html標籤,因平常忙碌,若回覆較慢請見諒。

0 意見:


© 2008-2012 租書店防禦工事 創用 CC 授權條款
Designed by SimplexDesign |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