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武俠小說應該要更有「鬥魂」



  2007年9月。

  最近大把時間都花在看MLB上,偶爾才會碰碰武俠小說。坦白說我只是個初階的球迷,球種和數據我通常看不懂,以後應該也不會花心思去研究,但我一樣看得很爽,理由無他,我可以找到我想要的樂趣,有時,我甚至找到一些我在武俠小說裡渴求已久,卻難得一見的東西。喔,別擔心,我指的不是「少林足球」,也不是對岸運動網站常見的武俠式運動專欄文章,比方說拿古龍的七武器來比喻七支球隊或七個球員這樣,我只是想起武俠小說與職業運動的共通點與衝突點。(這樣講是否既正經又唬爛?)

  武俠小說是競爭意識激烈的文類,為了天下第一或其他理由殺得頭破血流的大有人在,職業運動也是如此。在我心中,彰顯俠義、豪邁痛快的武俠小說,應該是一種精神最昂揚、胸襟最寬廣、視野最遼闊、觀點最犀利的文類才對,但看久了,反而覺得快意少,新意也少。剛朗硬漢、風骨君子久矣不存,痞子無賴、心機詭計反倒當時得令。有時是真有幾句口號喊得震天價響,好似大義凜然,但細細思索,卻覺得越來越不是滋味。

  武俠走到盡頭,還是不見初心?



  金庸有句話是這麼講的:「為國為民,俠之大者」。這句話的確講得很好,很有道理,但是不是讓武俠小說在講到國族之爭時的論點時就此走向單一化,我不知道。

  當然,我們常會看見本族男愛上異族女,或是身在曹營心在漢,情義難兩全的痛苦掙扎,但以前依舊在說「爾乃蠻夷」,現在也避不了「滅日屠美」。這樣真的讓人看了覺得很爽嗎?爽完有覺得朕即國家,吾即真理嗎?

  我不愛看反清復明的武俠小說,看一兩本尚稱悲壯感人,但當看了十幾本盡是這些老梗,漸漸無感,真的會讓人迷惑反清復明究竟意義何在。為了一個不負責任的政權去流血,完全無法改變現實,這不就擺明了是被人家賣掉,還幫人家數鈔票?

  如果是互相競爭,能不能選個好一點的理由?



  我聽說「以力服人」是不好的,最好是「以德服人」。撩陰腿是下三濫的招數,毒藥暗器沒事最好不要亂用,要正大光明,當然也不要像宋襄公一樣講究仁義,順便講究掉自己士兵的性命。

  但我也聽說過一種名叫「判官流」的劍術。在五味康祐的短篇劍豪小說〈寬永劍士〉中提到,所謂「判官流」是自古便只教導沙場戰鬥技巧的流派,據說最初他們會教人揹著一個竹簍,讓對手攻打竹簍,自己則專心由下往上刺對手的胯下。因為在穿戴盔甲和頭盔的情況下,除了刺胯下外,其他地方皆斬殺不了對手。

  武功就是武功,判官流的確有其實效性,撩陰腿也令人膽寒。如果不強加其他情緒性評價,「以力服人」根本就是最單純的一件事。贏就是贏,輸就是輸,技不如人,無話可說,唯二應注意的是拚戰精神與尊重對手。如果你心中老是在想被「老外」欺負了,自家人又不幫忙,而不是「這個人」打敗了你,他很厲害,下次要討回來,你談什麼跟人家競爭?你連跟人家競爭的基本資格都沒有。

  可惜尊重對手這點,好像還真只有古龍做得比較好。

  就像王建民去年9/22第二次對上Halladay一樣。王建民投得還不錯,Peter Abraham也在部落格中說: "Too bad for Wang, he pitched well enough to win on most any nights." 但是沒人可以否認,Halladay投得更好!真的是dominant,氣勢完全不一樣。輸給這樣的對手,誰都會心服口服。

  對了,不要找我戰Ace或CY,我沒興趣。我是王迷,我當然欣賞王建民,我相信他還有進步的空間,總有一天,他會成為一個更棒的投手。他是Staff Ace,無庸置疑,但我希望哪天有機會的話,他能被拿來比較的對象是那些神級的投手。

  正邪不兩立確實是許多武俠小說的主題,但正邪與否,有時只是立場的不同,再加以美化或醜化。殺掉杜鵑鳥或等杜鵑鳥啼都只是一個問題的選項,常常無所謂對錯,只要能解決問題,就是殊途同歸。

  九把刀說:「正義需要高強功夫」,是啊,空喊口號是沒有用的,想證明什麼就拿出實力來,「以力服人」。實力,超越在是非之上。這真的很單純,全力以赴,就不會有遺憾,「即使跌倒了,姿勢也會很豪邁」。哈。

  武俠小說,需要的是認知競爭的核心價值、對對手的尊重與瞭解,與一往無畏的氣魄。不要再用其他理由醜化對手了,正視他的強,用更強打敗他。



  武俠小說是極度個人的文類,「雖千萬人吾往矣」。主角常是師門的逆徒、蒙冤不白的嫌疑犯、被好友或情人背叛的濫好人、獨得乖僻武林前輩青睞的秀異奇才、不信世間千萬物的獨行客……

  無拘無束,真的很自由。俠以武犯禁嘛,怎麼可能跟別人一個樣。

  可是,相對來說,少了一點團體意識。



  門派。一定會有人提到這個集合名詞。

  我們看見師兄弟扶持的情感、小師妹的可愛可親、師長的嚴格或慈祥,偶爾還掺雜一些內鬥的心機血腥,但門派有時實在很難讓人覺得這是team。

  少林還像是team,但要在武俠小說中看到那種團結一致對外的力量、那種每個人無論力量大小都有發揮作用的參與感,有時甚至要上升到國族之爭的層次才能看到。

  為什麼強的只能有一個兩個?為什麼不能每個人都是巨星?

  職業運動要贏得比賽,不能只靠一個人,而是要靠團隊的合作。強如Jordan,在1991年前也沒拿過NBA總冠軍。

  當然有人或許會說:每個人都是巨星,沒有主從,故事要怎麼寫下去?但正如好人與好人的決鬥常比正邪對抗來得精采,巨星與巨星之間萌發的火花更是值得一提的爆點。



  我自己很喜歡的一段故事,反而是Clemens與A-Rod。

  這兩人去年是洋基隊友,一個是七屆賽揚獎得主,一個是超強游擊手巨炮(只是後來到洋基時Jeter守游擊才改守三壘),退休後都頗有可能進入名人堂。當然,兩人目前正籠罩在禁藥疑雲之中(後者已承認,前者仍不鬆口),勢必影響他們進入名人堂的機率。

  但成為隊友前,兩人卻曾經有過節。Clemens脾氣火爆,向來的作風是以牙還牙,只要打擊者對他打得好,或是有什麼衝突,下次碰面時往往會以近身球或觸身球伺候,最有名的是曾經對Piazza投出頭部觸身球並砸昏他,而兩人在世界大賽碰面時,Piazza打擊時斷棒裂成兩半,其中一半恰好飛向Clemens,Clemens就撿起斷棒,對著跑向一壘的Piazza砸過去,造成兩邊板凳清空,衝突幾乎一觸即發。

  A-Rod也好不到哪裡去,高居球員票選最不友善球員第四名(第一名是Bonds),2004年的「上帝之手」讓紅襪隊不爽,也跟紅襪隊隊長Varitek幹過架,用手肘頂 Pedroia的肚子,亂講話而跟曾經是莫逆之交的Jeter翻臉,跟Giambi爭辯自己去年的低潮,去年最大的爭議事件自然就是他在跟藍鳥隊比賽時喊了一聲天曉得是 "my ball"、 "I got it"還是"Hah! ",讓對手分心沒接到必死球,反而形成安打,最後打敗藍鳥隊贏球。

  你可以說他們兩人都很沒品,也可以說他們兩人都很想贏球,只要能贏,他們會置運動家精神於不顧,哪怕是不擇手段。

  是的,這兩人的過節如你所料:Clemens在2000年季後賽對當時在水手隊,打得很好的A-Rod投出了頭部近身球,引爆兩隊衝突,A-Rod賽後說他失去了所有對 Clemens的尊敬,總教練Piniella也說Clemens簡直就是headhunter。但陰錯陽差,A-Rod 到洋基,Clemens剛好也來了,聽到這消息,A-rod只淡淡說,他從來沒想過有一天會跟Clemens成為隊友。

  然後是在對藍鳥喊出那一聲"Hah"之後,洋基隊來到藍鳥隊主場比賽,先發投手正好是Clemens。

  輪到A-Rod上場時,現場噓聲不斷,藍鳥先發投手Towers對 A-Rod蓄意投出觸身球,並在A-Rod不滿時不耐煩地揮手叫他去一壘,雙方板凳第一次清空,情勢緊張。洋基一壘教練Pena對Towers說:有種就想辦法讓打者出局,Towers反唇相譏說Pena以前在皇家隊當總教練,戰績不好就走人,是個quitter,這下子不但A-Rod不爽,連三壘教練Bowa也火大了,雙方板凳第二次清空。裁判警告雙方不得再有互相砸人報復的行為,否則動手者加總教練一起趕出場。

  洋基這天的先發投手是有仇必報的Clemens,你說呢?連主播台都在期待他報復了。

  好吧,Clemens不負眾望。他投了完美的六局,球數也接近該下場的時刻了,這時,藍鳥最重要的打者Rios上場了,Clemens投出觸身球。Rios當場臉色大變,飆出一句:Son of bitch!

  主審當場把 Clemens趕出場。洋基總教練Torre也跟著一起被丟出去了。

  事後當事人都遭到懲罰,Clemens被禁賽五場,是所有人中被罰最重的。



  很好玩,不知道A-Rod怎麼想。尤其是他以前跟隊友一向處得不好,前年低潮時更慘,但去年隊友卻都出來相挺,甚至包括其實有點獨來獨往不太理人的Clemens。

  這兩人對對方的看法也許不會改變,甚至應該也瞭解對方是哪種人,但那種當下發現原來兩人根本是同一種人、會做同一種事的感覺,還真的是滿妙的。

  所以即使是team也可以有很多種寫法。既競爭又合作、既熱情又冷靜、既殘酷又瘋狂、既骯髒又強悍、既怪異又美麗……

  我想武俠小說其實可以把門派詮釋得更好。甚至可以更深入談怎麼去經營一個門派,看是像洋基這種重金打造的邪惡帝國比較好呢,還是像Billy Beane用最低成本換取最佳績效的《Moneyball》式隊伍比較好呢,真的有許多方向可以去嘗試看看。



  回頭又想起以武犯禁。

  我喜歡反叛精神,但我實在無法說俠盜是俠,雅賊是賊,劫富濟貧的富者就活該讓人搶。如果不是二世祖,那也是辛辛苦苦賺來的錢哪。

  韓寒在《長安亂》裡說的這幾句話有趣:

  我說:為什麼大家都要比武呢?

  師父說:因為天下太太平了。

  我說:太平長安不好嗎?

  師父說:江湖裡有人要當英雄,誰讓有句古話叫亂世出英雄呢?大家都覺得亂世才能出英雄嘛,如果古話叫“盛世出英雄”,天下就太平很多了。

  韓寒又說:「民生問題,其實就是兩種人給鬧的,一種就是沒吃飽餓的,一種就是吃太飽撐的。」雖是泛泛之言,卻也有些意思。

  以武犯禁不會在這世上絕跡,即使政府再強勢,說到底絕跡也就沒意思了,還有誰要改革啊?

  但我想到的不是犯禁本身的問題,我想到的是「武林盟主」。

  常有武俠小說寫到武林盟主,但盟主不是出缺等主角去當,就是主角最後成為了盟主,然後故事結束。為什麼沒人寫武林盟主後來的故事呢?

  其實當武林盟主真的很難,要協調、要折衝、要坐地分贓、要吃裡扒外都少不了盟主一份,何況還有維持跟朝廷間的恐怖平衡,實在不是人幹的。如果真的能寫出一個深具說服力的武林盟主,那真可說是成人童話了。

  MLB球隊拿到世界大賽冠軍以後,球隊的生涯就結束了嗎?當然不是,日子還是得繼續過下去,端看是要再接再厲,還是砍掉重練或其他選項。江湖風波一天不平息,要坐穩武林盟主的位子就不容易呢,當然這也證明了武林盟主這個位子始終有需求。

  期待有人能寫出武林盟主的故事。



  這三四個小時一直在寫這一篇,想不到不知不覺就接近尾聲了啊。

  我以為應該會花上一星期,也許是因為想得都差不多了吧。

  會寫這篇文章主要還是因為在球賽中找到了想要的元素,但武俠小說中常常付之闕如,或是一語帶過,令我心癢難耐。

  再怎麼喜歡看球,還是希望能在武俠小說中尋求到更多相似的感動啊!

  這世界上應該還有一些會讓人不顧一切想要堅持的原則,應該還有一些讓人熱血到無以復加卻又清澄無比的事物,應該還有一種真正刺到內心深處的感情,可以讓人瞬間為之震撼不已,卻又萬分篤定……

  我想要的其實是這些東西。我也正在尋找。

  武俠小說應該要更有「鬥魂」。

  我的結論就是這樣。


標籤: ,

歡迎留言

1.本站以租書業討論為主,並非店面,找書請直接洽詢您附近的店家。
2.討論時請對事不對人,避免情緒攻訐,如遇廣告、洗版等將會刪除。
3.留言可使用a、i、b等html標籤,因平常忙碌,若回覆較慢請見諒。

0 意見:


© 2008-2012 租書店防禦工事 創用 CC 授權條款
Designed by SimplexDesign |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