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極舊斷頭讀後感備份:畫船聽雨《水蓮花》



  2002年7月。

  好久的文章啊,久到沒人提,我根本忘了有這篇……沒有寫完,只寫到對第3章的簡介?還是分析?因為斷頭,本來不是很想貼出來,不過順手備份一下也可以啦,畢竟是愛書咩。但萬盛版的封面實在有點不搭尬,我就不貼圖了。

  實在是年輕的時候才有可能寫這一類的東西,老了以後我就越寫越直白了,因為我懶惰。

  人人盡說江南好,遊人只合江南老。
  春水碧於天,畫船聽雨眠。
  壚邊人似月,皓腕凝霜雪。
  未老莫還鄉,還鄉須斷腸!

                           ──韋莊‧〈菩薩蠻〉

  甫看完常歡的新書《一舉兩得》,盡是不負所望的滿足,卻也興起了不知何時才能見到下本的若有所失。是這樣的若有所失,讓我再度拿起了常歡的巔峰之作《水蓮花》,追懷那亭亭風立的幽逸清遠。

  《水蓮花》可說是個人最喜愛的常歡作品。姑不論「歡喜賊」系列的喜趣怡人,較接近《水蓮花》之纏綿深邃者如《溫柔藏在傲情裡》、《儂本多情種》,卻又彷彿就是比《水蓮花》少了點什麼。《溫柔》傷情催淚、《儂本》苦澀無匹,自是各有風味,但若要使人「但為君故,沉吟至今」,則莫如《水蓮花》。



  故事起源於那煙雨朦朧的江南。女主角駱泉淨在清晨走出了家門之後,她的一生也為之改變。

  一個買來沖喜的富家媳婦,夫家過河拆橋的勢利眼讓孤兒的她地位尚不及下人,自也少不了無端而來的欺凌侮辱。單純渾噩的她只知逆來順受,認命似已成為她一生必要的功課。

  卻在領賑米的路上遇見了慕容軒──那個改變她一生的男人。

  終究是看不慣她身在富家,卻被逼領賑米、橫遭欺辱的羞慚無奈,慕容軒一時意氣,信箋繪就一枝水蓮花,匿名送出了教坊女子的金飾,以及那只他精心雕琢的白虎鐲子。那驕縱的小姑啊,可能為此警告收斂些許?

  可惜那真正的白虎星才是唐家母女,連白虎鐲子都想強佔。想趕出身世微寒的駱泉淨,婆婆小姑硬賴著她強佔了這鐲子,與人私通,獨生兒子不就可以休離原妻,另娶個富家千金了?

  慕容家窗前的雙飛鳳蝶雖似預言著什麼,從煙雨黯然的唐家走進有慕容軒的清晨也依稀是另一個開始,但水蓮花想要出污泥而不染,是否還有一段失根的歲月須得經歷?



  水蓮未綻,掙扎於泥濘。

  被唐家買通的縣官執意判她有罪,街坊鄰居的證言抵不上一箱銀子。想要求救,懦弱的丈夫背過身去;想要硬忍,養母的挨打讓她逞不了強。水蓮花縱想委身於污泥,污泥卻把泉淨推開一旁。本不相容啊,駱泉淨妳若是心淨如水,又何苦定要待在唐家,與這團驕狂自大的污泥為伍?

  怎奈有些事不是渾噩便能遺忘,殘酷的事實讓她第一次看清了這世間的悲苦不是尋常。冤哪,她不曾為惡卻得畫押,夫家終究不是良善心腸。若不洗淨身上的污泥,泉淨怎能盡復原樣?

  她投水,想要用湖水洗淨這一切。待她被救上岸來,人是被洗淨了,只是心思也不再同於往日了。

  難以出面卻又歉悔交加的慕容軒請出了與他有著謎樣牽連的譚姑,棲雲教坊的主人。同樣在污泥中打過一轉的冷豔蓮花,鋒利如刀,卻奇異地安撫了駱泉淨的心,切斷了她與兒時所在善堂的牽繫。

  俱往矣,自此水上,又續天涯。

  清蓮待放,缺的只是時間。



  是那樣吧:哀莫大於心死。

  死過一次,知道要珍惜些什麼了,稟賦的靈慧讓原本目不識丁的她儘速通曉了知識,打開了眼界,卻也收斂了情感。初登畫舫獻藝人前,她唱的竟是首淡泊世情的歌兒。

  水鄉乍逢,驚豔於她不同往日如蓮般的清美,耳畔歌聲卻與梵唱相擬,這令慕容軒分外地惱痛了。他雖迫於父命,定下親事,又須一攬龐大家業的重任,但始終與家族格格不入的他,卻依然未忘當初他曾虧欠的女子。一聲不吭為她拉下了貪官的烏紗帽,不就是為了償還什麼嗎?如今,她人在笙歌畫舫上,卻猶似伴青燈古佛旁?

  許是同路人吧,家族是壓著他倆喘不過氣來的負荷,救了她,下意識也是救了自己。可最初那象徵他心中微弱呼喊的渺小警告,後來竟成了她莫須有的枷鎖,這是他完全想不到。雖是試圖去彌補了,他不要她大徹大悟無念無波啊,只要她能笑能唱能動能說。這水晶般的人兒是個假象,她真能毫不動容於紅塵間的愛恨怨憎?只怕,壓抑是壓抑了,卻還是摔得碎。

  話雖如此,若不招惹她,水晶人兒也未必摔得碎吧。只是他管不住神魂間的一縷情思,盡去嗅聞那蓮葉間的清芬幽郁。

  畫船聽雨,情愫暗生。
標籤: , ,

歡迎留言

1.本站以租書業討論為主,並非店面,找書請直接洽詢您附近的店家。
2.討論時請對事不對人,避免情緒攻訐,如遇廣告、洗版等將會刪除。
3.留言可使用a、i、b等html標籤,因平常忙碌,若回覆較慢請見諒。

2 意見:

  1. 雪糕您好,我是之前要求想轉載水蓮花感想文的那位,謝謝您的應允,那麼我就不客氣取用您這篇文了。
    ps.我覺得雪糕大您是不是把我跟誰弄錯了,畢竟我這是第一次跟您直接接觸(雖然我是有在PTT跟FFN混啦),還是說雪糕大看我發文的語氣猜出我是哪位嗎?
    被猜出來的話,我會不好意思的。>////<

    回覆刪除
  2. 我只是在猜,不知道七年前您有沒有回過我那篇文章?如果不是,就算我猜錯啦,真是不好意思 :P

    會叫我雪糕的版友應該都是在KK時期的了,感覺真是有一點遙遠,雖然還沒有台大電機站那個時期遙遠……不知不覺時間已經過這麼久了,真是光陰似箭、歲月如梭啊……(感淚)

    回覆刪除


© 2008-2012 租書店防禦工事 創用 CC 授權條款
Designed by SimplexDesign | Powered by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