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仙渡》:大道雖無情,終須寫人



28064879


  2011年2月。話說我真是為《仙渡》寫了不少長評,還曾經連續六篇登上起點女頻首頁的精彩優秀長評(嘿嘿),不過看來看去,只有這篇最值得留存,畢竟有朋友看到哭,作者也說看完後失去了語言的力量。看到這樣的評價當然非常汗顏,只是也很感動。

  《仙渡》是我很喜歡的女主仙俠作品,或許不盡完美,後期越寫越偏,終至斷更一段時間,但我仍然期待作者找回狀態、越寫越好的那一天。

  不好意思,借cycmpk的標題略作修改一用,謝謝。雖然連同標題你只寫了兩行字,但你的話讓我深有同感。這篇文章,就是深有同感的加長囉嗦版。



  看完卷五199回,不管實際結果如何,現在若說顧硯不是預定男主,我很難相信。(所以既然幾乎形同破梗了,至少張大你就不要在200回跑來晃點我了,我每次看到你都覺得是來打醬油的,曖昧什麼的都只是障眼法!)

  對,身為半個容黨,我喜歡陳容。即使他的人物塑造硬傷不少,卻是我寫人物側寫以來少有越寫越產生幾分真感情的角色(上一個是《東京80年代》的加奈衣雪),而且我平常對溫潤如玉型的喜好度其實還好,他對我來說是比較特別的。雖然一直以來心裡有數(或是要說腦補過度也可以),但“人生若只初相見”於我不啻暫時等同宣告一個念想的結束。當那層窗戶紙終於疑似被捅破,其實讓我有那麼一些糾結。

  哈,不過後來,我又想開了。

  若說轟轟烈烈與平淡溫馨,顧硯與陳容是很有趣的兩個對比。顧硯的個性轟轟烈烈,和小籬笆的日常相處卻以平淡溫馨居多,陳容至少表面上看起來是平淡溫馨的人,若真有時間好好相處也必定如此,但他與小籬笆的相遇,卻總在最轟轟烈烈的時刻。瀾水河邊、周天星辰大陣、青簡三問,哪裏不是絕境?

  素昧平生捨命相救、扛下壓力虛言迴護,再加上先前的走火入魔,研習術劍的人卻總有如此不自量力的時候,有一分格外的癡傻。雖然患難見真情總是分外令人觸動,但我想對喜歡顧硯的人來說,擦拭臉上的灰塵、比身高、搶東西吃、白荒並肩作戰,或是離別時用手摩挲繡著草葉纏枝的紫青色袋子(咳咳,不要告訴我這不是隱喻!就跟小籬笆看得到萬米以上高空的黃嘴鷹,魯雲卻看不到一樣,這明明就是靈犀眼的伏筆),這些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應該也同樣讓他們有感覺。

  是生死關頭見真心好呢,還是平常生活中的細水長流好呢?這其實沒有一個絕對的答案。陳容雖然想要如天河水般奔流,但若是環境允許,對感情的堅定純粹絕不下於顧硯;顧硯過得了平淡溫馨的日子,但若有機會,他未嘗不想出去一覽這大好河山。

  把複雜問題簡單化,或是把簡單問題複雜化,又如何呢?世間攜手之人,有相似亦有互補。大道未必至簡,亦可萬千縱橫,是以有博大精深之說。真要說起來,還是在於相遇的時機為何、未來的生活怎樣、想達到的目標又是否能和這個人一起達到。

  “是那處曾相見,相看儼然”。若是當相遇就註定了分離,未如最好不相知,如此便可不相思。

  陳容也許是對的人,但卻和小籬笆相遇在不對的時候。

  即使不知道算不算誤解,但我試著去瞭解。



  然而,話說回來,為什麼我仍然遺憾呢?

  是因為男主可能不會是陳容嗎?一部分是,但不只是因為這樣。

  還是那句老話──

  大道無情,但小說寫的是人。只要是人,就有感情、有思想、有靈魂。小說可以不用多言情,但一定要有真感情。

  作者筆下的世界的確美麗至極。也許有時網遊味實在重了些,卻處處可見其用心。但修仙界中人皆為己,陰謀算計實在太多,想要喘口氣竟是不能,無計可消除,唯有真情可解。

  記得我是從卷二第8回小籬笆重返藥谷,從曬過的棉被得知師兄姐的關懷那時開始決定要追《仙渡》的。那一段很簡短,文字也不特別華麗,但卻令人從先前的紛擾中瞬間沉靜下來,也讓我上了心。我之前沒看過作者的任何書,也不是因為別人推薦才來看,我只是偶然逛到的。看了幾章,我覺得可以,就這樣看了下去。但當看到這一段,我開始感覺到這作者應該是個能寫的。

  果然,接下來的周天星辰大陣讓我有了驚豔之感。不須詳寫五行之奇、寰儀之變,捨己為人、相互扶持的心意已然盡顯。我相信這應該是許多《仙渡》讀者最津津樂道的橋段之一。我以前曾經寫過我對武俠小說的追求:“這世界上應該還有一些會讓人不顧一切想要堅持的原則,應該還有一些讓人熱血到無以復加卻又清澄無比的事物,應該還有一種真正刺到內心深處的感情,可以讓人瞬間為之震撼不已,卻又萬分篤定……”,我覺得,我看到的周天星辰大陣,應該有寫出五成了。(我是不是說過我要寫我在《仙渡》最喜歡的五個場景?現在已經有兩個了。就讓我兩篇合而為一吧)

  只是後來故事愈趨複雜,紛紛擾擾多不勝數,青簡三問的確新穎、晚火燒雲霞委實惑人(這恐怕是張大目前最出彩的橋段),蕭閑也是魅力無邊(是的,你看到了之三、之四、之五),文字更是越來越精美,但我幾乎再也望不到感念他人心意的風景。是,顧硯有在關心小籬笆,也開始懂得說謝謝,但他對小籬笆付出的,目前恐怕遠不及小籬笆對他付出的,他一開始的脾氣也令人難以忍受,而且直到現在,他性格的成長轉變仍然描寫得不夠明顯,不是作者大人說他已經改掉無理取鬧的性子,他目前看起來就已經確實是這樣。而蕭大就算處處講究交易,算計依然不少,張大求而不得,難說真情假愛,其他人更是別提。

  魯雲的伙伴情誼其實寫得不錯,但他是靈獸。

  剩下陳容。

  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就算已經被壓抑許多,《仙渡》大部分比較極端、比較深刻的人性閃光點竟然都集中在他身上。而且就因為所遇都是絕境,更加突顯。作者筆下的修仙界善惡觀模糊,其間多的是自我中心、別有用心之人,就連小籬笆雙手都已沾上血腥,而自陳容之後,《仙渡》中幾乎再找不到捨己為人者,即使他在青簡一事上說謊已經有幾分自私。都說“仙俠”,我也知道現今大多數的仙俠小說都是掛羊頭賣狗肉,殺人奪寶,有仙無俠。陳容不是俠,之後還被黑化,但《仙渡》中勉強稱得上有一丁點俠特質的現在就只有他了,甚至還會讓人想要覺得他的黑化是另一種“衣沾不足惜,但使願無違”。

  如果這不是刻意寫來加強悲劇效果,以前陣子的劇情寫作最終呈現的型態來看,反而又更額外襯托出陳容的不同。就如先前所言,前段時間的大量設定雖然美麗奇特,但因為未能緊扣主題,看久了會有“坐擁山河靈性,卻永享無邊孤獨”的感覺,反倒有些捨本逐末,陰謀接連不斷、戰鬥快意不足,更是令人深感疲倦。而且由於卡文,有些人物的性格,包括小籬笆,都已經有些扭曲,看到卷五197回的陳容,我其實鬆了一口氣:終於可以休息了。

  可惜,我等到的是“人生若只初相見”。

  哈,雖然糾結了一下,但我想說的其實是──

  不要把所有的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以目前來講,如果把太多人性閃光點集中在陳容一人身上,要我如何為其他人感動呢?萌嗎?

  萌是很有趣,但萌的層次如何、是否為萌而萌,多少還是可以看得出來的。前陣子的劇情是有萌、有趣味,過往的靈動之氣也回來了些,但就是少了點真感情。

  親情,有卻稀少。師徒之情,付之闕如。同門之情,只在藥谷。兄弟之情,偶有涉及。朋友之情,刻劃不深。棋逢敵手,幾無描述。愛情──還在遠方。

  萌是很多,但常常只是萌。

  “由愛故生憂,由愛故生怖,若離於愛者,無憂亦無怖。”修道之人或許太上忘情,奈何我只是凡夫俗子。

  若真能走向孤獨強者之路沒什麼不好,不論是“不信世間千萬物的獨行客,冷眼旁觀,一旦有了信仰的對象,就不管山高水深,不渝不放”(林如是,《在紐約風中》)或是“世人於我皆如陌路,但我獨希望能與你同行”(沐風,《白虎戲情》)都可以,只要夠通透。就是脈絡梳理可能要再注意一下,不然若是顧此失彼、主次不分,該有的效果沒出來,反而讓人覺得空虛,那就可惜了。

  此外就是張弛的問題。建議該讓讀者休息的時候,還是要讓讀者休息。買裝備,不算休息,偶遇劍主,不算休息,劍冢取劍,不算休息。有時,還是讓我們在心靈上真正的喘一口氣吧。



  作者大人想詮釋的是個“道”字,而我更想看到的,是個“人”字。

  《仙渡》裡每個角色之於彼此其實都有不同的意義。蕭閑之於小籬笆,是“選擇”,他讓一開始懵懂的小籬笆不得不選擇了立場,也不得不去面對選擇之後帶來的後果,進而反思。小籬笆之於陳容,是“再造”,是因為小籬笆,他才有了重新藉由自己的實力站起來的信念(不是機會,他有機會,是自己放棄的)。小籬笆之於顧硯,是“提攜”,有她的教導與長生渡食材的相助,他的品性與能力得以完善發展。顧硯之於小籬笆,是“成長”,小籬笆是因為擔任起長姐的角色,才擺脫了過去藥谷中小妹妹的形象,並建構出較為強健的人格。當然還有更多,就不一一述及。

  其實作者大人已經寫了不少,但隨著劇情尚未完全揭露,仍未挖掘殆盡。而有些東西,卻又寫得太牽強。

  小籬笆真是把陳容當知己嗎?她對他的瞭解與關懷有達到知己的程度嗎?小籬笆說要殺了某個修士為珠珠報仇,怎麼看都覺得莫名其妙,仇輪得到她來報嗎?這跟行俠仗義也扯不上什麼關係。小籬笆想把某人帶入長生渡陪伴母親,但小籬笆這樣一個連顧硯和陳容在考慮後都沒有帶進長生渡的人,當長生渡自成世界後,真能操控這個外來的變數,牢牢掌握情況?

  而作者大人是個親媽,在周天星辰大陣之後,給小籬笆的考驗都太簡單了。沒有瓶頸、沒有迷惘,凡人副本輕鬆過關(抱歉,我覺得有點輕鬆),經脈重傷後馬上練功復原,這樣的壯士斷腕有嚴重掉價的嫌疑啊。

  我想看“道”,但因為小說寫的是人,我更想看到作者大人怎麼操控他們,在臺上演出一齣次序錯落、互動精采的好戲。

  我希望你能讓我感動。

  也許看小說時不該投入太深的感情,也不該有太多的期望,沒有期望,就不會失望,抽離開來,平常心面對比較好。而且看小說也不應該太認真,這畢竟只是休閒娛樂,作者寫作時日不長,還有相當大的進步空間。更何況,這還是修仙小說,作者也有自己的追求,真感情或許是不該強求的。

  我只是有時候難免會有那麼一絲絲覺得:你可以的。如果你真的豁出去的話。

  你還站在安全的地方想東想西,沒有跳下來呢,所以就算寫了很多,感覺還是很放不開。

  當然,也許這是我誤解了,也說不定。

  雖然《仙渡》已經很久都沒感動過我了,雖然我不喜歡顧硯也發現無法勉強自己去喜歡他,雖然我在覺得陳容可能出局時抽離了我一部分的感情,人只能從心所欲,這也是沒有辦法,看書有很多種方式,拉開一點距離觀察行文、結構、伏筆等等也是一種,但是還是希望,在完結那一刻,我看到的《仙渡》是本真正的好書。

  所以作者大人,還是請你加油。順便壞心地以納蘭詞答納蘭詞,給你一點壓力。既然你都說“人生若只初相見”了,就好好寫,之後可不要讓我“情到濃時情轉薄,而今真個悔多情”啊!

  哈,開玩笑的,盡力就好啦。

  題外話,寫到陳容居然想起了萬芳的“就值得了愛”,咦,想到這裡來了,我還真是個腦補王啊……這,萬一他失戀倒是可以唱來聽聽,哈哈。

  是說我還真希望《仙渡》完結那天,這篇看起來就像是個笑話啊。

就值得了愛

作詞:劉思銘
作曲:劉志宏

千里的路,若是只能,陪你風雪一程
握你的手,前塵後路,我都不問

荒涼人世,聚散離分,誰管情有多真
茫茫人海,只求擁有,真心一份

就值得了愛,就值得了等,就算從此你我紅塵兩分
我不怨緣分,我只願你能,記住陪了你天涯的人

就不枉青春,就不枉此生,那怕水裏火裏一場愛恨
愛不了一生,夢不能成真,也要讓癡心隨你飛奔



我寫的另一篇回覆:

  水印不哭不哭!我的天啊,有這麼感傷嗎?難道我寫得還是太煽情了嗎?一定是那首歌害的……(很沒良心地撇清責任ing)

  快!醒醒!發這篇的人明明就只是半個容黨!半個!而且這人心裡還有別人,就是蕭大!前幾天正說有蕭大這種酒肉朋友好啊,要喝酒就敲他一筆!跟他吵架也是種樂趣云云。這人甚至不止一次說過想看陳靖和小籬笆這種不可能的組合,要是《仙渡》變成恐怖的虐文是多麼精采刺激!為這種人寫的東西傷心不值得!快!醒醒!不然我只好惡搞了:美人,別哭了,你哭得爺的心好疼哪!這麼雷應該哭不出來了吧?

  好啦!說正經的。其實我只是覺得:《仙渡》快要沒好人了,連小籬笆都不算好人,而且快要變成一個我不認識的人了,好歹留個夠份量的好人給我看看吧。我看書很重視主角人品的。我可以接受正邪難分、各有立場,但若是已經接近天地間最後一點善意的湮滅,就另當別論了。

  很遺憾,或許既沒來由也很誇大,但不騙你,我當下有那種感覺,畢竟我很久都沒被《仙渡》感動過了。對我來說,如果黑化只是代表善意的湮滅,出局在某種意義上就不止是出局,甚至是代表這點善意可能不會再回來了。而《仙渡》比較深層的善意後來居然寫到幾乎繫於陳容一人身上?我覺得很沒道理,作者既然寫得出善意,那麼人性閃光點應該可以出現在更多人身上,而不只是靠萌在撐。

  沒有善意,只有越來越雜的設定、高來高去的陰謀,看不到人性中的美好一面,再美麗的世界看起來都很荒蕪。雖然《仙渡》的世界還不至於如七寶樓臺眩人眼目,碎拆下來不成片斷,但是也慢慢接近了。

  所以我有了“坐擁山河靈性,卻永享無邊孤獨”的感覺。

  我倒不是擔心小籬笆或陳容會孤獨,我是自己看了書以後覺得很孤獨。而雖然孤獨強者似乎成了一條可以走走看的路線,但根據我的觀察,《仙渡》裡目前幾乎沒有能享受孤獨的人,離“高手寂寞”的意境也還很遠。一般來說,凡孤獨者必有憑藉,仁者樂山、智者樂水、阿伯打太極、宅女有電腦,但是《仙渡》裡恐怕連一個純粹享受修練本身,不需追求與他人互動的人也沒有。萬劍不算,他愛與人比試。蕭閑也不算,會講“坐擁山河靈性,卻永享無邊孤獨”就代表他還是不甘寂寞。

  無論是得是失,我只是希望看到善意、感到感動,而不是越看越孤獨、越來越找不到重點,把生命浪費在一個看似美麗卻荒蕪的世界中。

  以作者當前的文風來說,要做到像曾田正人《昴》一般的釋放與爆發也許不是那麼容易,大概也很難寫出“朝聞道,夕死可矣”的熾烈,但還是期待作者從臺上走下來,試著重新分配對美、對人以及對道追求的比例。畢竟當作者對美的追求快要高於對人與道的追求時,不見其神、徒見其形其實是很危險的。

  道是意境,人是媒介,你怎麼寫人,有時會決定你能把你想詮釋的道寫到什麼樣的高度。不用特意放在心上,但偶爾不妨想想,或許會有所得也說不定。

  好啦!我說完了。
標籤: ,

歡迎留言

1.本站以租書業討論為主,並非店面,找書請直接洽詢您附近的店家。
2.討論時請對事不對人,避免情緒攻訐,如遇廣告、洗版等將會刪除。
3.留言可使用a、i、b等html標籤,因平常忙碌,若回覆較慢請見諒。

6 意見:

  1. 起點上最新更時間2011/11...淪為萬年大坑了...悲泣~~

    回覆刪除
    回覆
    1. 哈哈,據說作者在生小孩,雖然死忠的水印mm說作者一定會回來,不過我不抱太大期望啊~(淚奔)

      刪除
  2. 作者已經移除這則留言。

    回覆刪除
  3. “仙道”是很不错的书。它有很多重要的想法。每个人都应该读这本书,并尝试写这样一本书“仙道”。

    回覆刪除


© 2008-2012 租書店防禦工事 創用 CC 授權條款
Designed by SimplexDesign | Powered by Blogger